uedbet官网-uedbet安卓版uedbet网站下载

返回首页 微信
微信
手机版
手机版

马德兴:U22踢中甲不会招中超主力 或参与升降级

2021-01-08 新闻来源:uedbet官网-uedbet安卓版 围观:85
电脑广告
手机广告

  文章来源:马德兴

  U22

  战中甲?

  无奈而明智

  继2001年龄段U19国青队征战2020年中乙联赛之后,中国足协为应对目前的现实情况,正酝酿1999年龄段U22国足征战2021赛季中甲联赛事宜。消息传出,各方习惯性地表态“反对”,各种质疑声不断。这也很容易理解,这些年来,中国足球每每想要实施一些新的举措,总会遇到各种阻力。不过,对于中国U22国足征战今年中甲联赛事宜,在没有了解和掌握全部信息之前,简单地以“赞成”还是“反对”一言蔽之,恐怕有片面之嫌,或者说至少是不全面的。

  第一部分  背景:疫情下的无奈之举

  有关99年龄段中国U22国足出战中甲联赛的设想并非“酝酿已久”,其实仅仅只是前不久在海口召开的国家队管理部会议期间提出的一个动议。在去年12月底,负责国家队事务的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率国家队主教练李铁、以及国家队管理部全体工作人员前往海口看望正在那里组织集训的中国99年龄段国青队以及2001年龄段国青队。期间,一方面是男足各级国家队汇报2020年的工作、拟定2021年的备战计划,另一方面则是国家队管理部进行年度工作总结。在讨论99年龄段队伍未来一年的备战计划期间,与会代表提出了是否可以让U22国足像01年龄段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那样,参加2021年的中甲联赛?

  

  疫情导致“出不去进不来”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大胆设想,其实首先在于目前国内防疫抗疫的大形势与大背景,而且当下国内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依然还是防疫抗疫。一个现实情况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中国99年龄段队伍明年基本没有可能外出参加国际热身赛,只有像10月下旬的第五届U23亚洲杯预选赛,因为属于正式的国际比赛任务,中国足协上报相关管理部门并获得批准之后,才有可能赴国外参赛。而且,回国之后必须要接受至少为期14天的隔离。不仅无法出国参加热身比赛,即便是邀请国外对手来华热身,也同样根本就没有可能。

  也正因为此,U22国家队的主教练扬科维奇、领队杨晨等在会议期间明确表示:球队最大的困难就是无法安排足够的热身赛进行演练。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是U22国足所面临的现实困难,即便是像李铁所率的国家队、01年龄段国青队甚至包括04年龄段国少队也都面临着这样的现实困难,女足则更不例外。而且,在会议期间,与会代表们的共识是:作为国字号队伍,仅仅只是与国内的俱乐部球队进行热身赛,根本无法达到或满足参加洲际比赛的要求和标准,不管是比赛节奏、对抗抑或还是质量,都存在较大的差距。所以,U22国足需要的是有相对高质量的比赛,才能争取在U22亚洲杯预选赛中努力获得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

  实际上,从以往几届U22/U23国足参加U23亚洲杯(前身U23亚锦赛)预选赛或决赛阶段比赛的情况来看,赛前不只是组织集训,参加的国际热身赛场次也都至少在10场之上。参加了那么多的国际热身赛都未必能够取得好成绩,如果在今年10月份参加第五届U23亚洲杯预选赛之前一场热身赛不安排,恐怕想要争取出线的难度更大。因为中国足球的现实竞技水准相对还是较低,这是一个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未来预选赛出线形势严峻

  乍一看,让中国U22国足征战2021赛季的中甲联赛似乎是中国足协新一轮“豪赌”的开始,也就是要为在家门口进行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男足赛展开“赌博”。但坦率地说,现在谈论亚运会尚为时过早,因为对这支队伍而言,首先需要争取的是今年10月份的U23亚洲杯预选赛小组出线问题。

  就未来U23亚洲杯预选赛的情况来看,按照亚足联的惯例,预选赛还是分为东亚、西亚两个大区各自展开,按照上届比赛的成绩进行分档抽签。东亚大区(包括东亚球队以及东南亚球队)中,参赛队将分为五个小组,上届赛事排名前五位的球队将成为种子队。这也就意味着:中国队因为在上届赛事中名列最后,将无法在预选赛中成为种子队。东亚大区第一档次的球队包括韩国队、澳大利亚队、泰国队、朝鲜队、越南队等五队,中国队与日本队、马来西亚队、缅甸队、新加坡队等为第二档次队伍。这就意味着,中国队必须要战胜上述五支种子队之一,才有可能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拿到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一旦无法取得小组第一、仅仅只是小组第二的话,要与其他小组的第二名展开比较,只有成绩最好的四队或五队(取决于未来东道主球队在小组赛中的排名)才能获得进军决赛阶段的资格。因东亚与西亚存在着时差,小组第二名就很有可能无法拿到入场券,像01年龄段U19国青队、02年龄段U16国少队以及00年龄段U16国少队在亚青或亚少预选赛中未能出线,都是因为仅仅拿到了小组第二而被挤出局。

  以中国足球目前的整体水平与实力,对阵第一档次中的任何一队,何以言必胜?这不是故意贬低中国99年龄段队伍整体实力与水平的问题,而是能否正视现实的问题。而且,在出战预选赛之前,99年龄段队伍一场国际热身赛都无法参加,直接就展开正式比赛,这种大赛的压力并不是嘴上喊几句“不要紧张”的口号就可以解决的,而是需要在参加正式比赛之前经历一些有压力、有质量的比赛之后,才能逐渐适应的。但是,疫情下的现实决定了这支队伍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国际热身赛。

  于是,如何在99年龄段国足出战U23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之前,为队伍创造更多的实战机会、而且还是那种有质量的高水平比赛机会?这便成为了中国足协以及U22国足首先需要考虑并予以解决的问题。

  第二部分  现实:99球员比赛机会偏少

  对于目前中国职业联赛实施的“U23政策”[中乙为U21],各方更多地还是采取一种“否定”态度,理由无非就是:看看人家尤其是欧美诸国的U23球员早就成为了各职业队的核心或是主力、主力替补了,而中国的U23球员还需要靠政策来获得“上位”机会。而且,如果一名年轻球员到了U23还无法靠自身的实力来谋得主力或主力替补的位置,这样的球员何堪重用?又何以有前途?听上去,这样的反对意见颇有“说服力”。但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样的说法脱离了中国足球的现实。

  相信N多人都还记得当年冈田武史执教杭州绿城队期间在接受采访时曾有过这样的感慨:“中国年轻球员的比赛能力甚至还不如日本高中生!”为什么?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在于中国青少年球员培养体系中的竞赛体系不完善。中国球员进入15岁后到进入一线队参加职业联赛前,缺少欧洲相应年龄段所必要的锻炼和培养,不仅仅在战术上欠缺很多,更没有经历过实战的磨练——因为比赛少。于是,中国球员在进入一线队后其实才开始“补课”——补欧洲同龄球员在青少年成长关键阶段的“必修课”。因而,等真正开始有些雏形了,却已到了退役的年龄。这也是为什么N多中国球员到了27、8岁甚至过了30岁之后才慢慢“开窍”。

  换而言之,中国球员的成熟年龄明显要较欧美甚至近邻韩日球员要晚。一个无需争辩的事实是:中国球员到27、8岁时所有参加过的正式比赛场次可能才刚刚和欧美或近邻韩日18、9岁的青年球员所参加过的正式比赛场次相当。因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的成长是需要靠一场接一场的比赛实战打出来的!于是,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冈田武史所说的“中国年轻球员的比赛能力甚至还不如日本高中生”这句话背后的潜台词了。

  中国的青少年球员培养体系不完善是现实,但这个体系的建立并非一日之功。在这种情况下,在各级职业联赛中强行实施“U23政策”也就有了更为深刻的用意。即便如此,单就99年龄段球员而言,在一线队中的实战机会依然不多。这方面,我们可以看一下99年龄段球员在去年各级联赛中的出场情况,就能够更加清楚地意识到问题所在。

  该表列出的是即将参加海口新一期集训的24名U22国家队球员在2020年各级联赛中的出场统计情况。这24名球员中,除了两名球员即阿卜杜肉苏力和蔡明民参加了去年的中乙联赛之外,另有8名球员在中甲球员,其他14人均在中超球队效力。2020年度中超联赛总共进行20轮角逐(除去升降级附加赛),如果以一半场次10轮900分钟为参考系数,达到或超过这个数据的可以算球队的主力或主力替补的话,则14名中超球员中,只有4名球员算主力或主力替补,即广州富力队的门将韩佳奇、上海申花队的左后卫温家宝、青岛黄海队的边锋周俊辰和天津泰达队的刘若钒。其中韩佳奇和温家宝两人可以说是绝对主力,过去一个赛季中累计出场了20次,韩佳奇更是全勤打满了全部1800分钟,温家宝也出场达到了20次,累计时间为1463分钟。能够在20轮比赛中场场出战者,放眼中超恐怕也是屈指可数。刘若钒与周俊辰两人则是上海申花队外租的球员,如果依然留在申花,恐怕上赛季中不会有多长时间的出场机会。

  除去上述4人外,在出战中超的其他10名球员中,只有来自深圳队的徐浩峰有较多的出场时间,出场12次、累计为730分钟,但一半以上的出场次数与时间都是在小克鲁伊夫接手之前,深圳队换帅之后,徐浩峰的出场时间明显减少。另一位则是来自河南建业队的中后卫牛梓屹,过去一个赛季中出场10次、累计出场时间为817分钟。但如果不是河南建业队换帅,特别是后期几乎场场首发且打满全场,牛梓屹的数据不会如此漂亮。甚至可以说,在整个99年龄段中,牛梓屹是去年中超联赛中唯一“冒出来”的一名球员,但如果河南建业队不换帅的话,中国U22国家队后防线上恐怕也不会多出这样一名有竞争力的中后卫。

  相比之下,即便是普遍为外界所看好并被认为是未来中国国家队高中锋的最佳接班人的郭田雨,虽然出场次数达到了16次,但累计的出场时间也只有588分钟。即便如此,郭田雨依然还是这个年龄段中进球数最多的,为4球。至于其他球员,整体数据就显得相当“可怜”了。

  8名参加中甲联赛球员的情况则相对好一些,除了苏士豪的出场次数为个位数之外,其他7人全部上双,累计出场时间也普遍高于中超球员。其中,像门将彭鹏更是达到了出场25次、出场时间超过2000分钟,是所有这次24名球员中出场时间最多的。但相比而言,中甲联赛的攻防转换节奏、对抗以及比赛质量,明显要弱于中超。

  设想一下,以现在这些球员的状况与状态,拉出去参加U23亚洲杯预选赛,将呈现这样的一番情景?也正因为此,如何让这些球员有更多的集训时间、更多的比赛机会?这显然成为球队教练组以及中国足协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在今年10月份U23亚洲杯预选赛之前,依然按照常规方式进行备战,即期间组织几期集训,集训期间安排与中超或中甲球队进行几场无关痛痒的热身赛,则整个队伍的竞争力与战斗力如何?恐怕无需多言。

  也就是在这样的一系列现实目前,在去年底的海口会议期间,与会代表提出:是否可以让U22国足整队参加今年的中甲联赛?这仅仅只是针对今年疫情依然复杂、球队无法像以往那样安排集训或参加国际比赛的大形势下所采取的某种特殊应对举措,以此来解决这支队伍今年没有比赛可打的实际情况。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整体思路,具体诸多细节有待进一步协商。

  第三部分  对策:细节尚待进一步落实

  某种程度上,99年龄段U22国足参加中甲联赛与01年龄段国青队征战2020年中乙联赛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又完全不同,因为01年龄段征战中乙联赛更多地是着眼于未来,而此番99年龄段U22国足征战今年的中甲联赛更多地则是“应急”。假设没有疫情,球队可以正常地外出拉练集训,或者是可以邀请国外对手来华热身,或许中国足协也没有必要采用这样的方式。而且,这与先前有关部门所提出的“国家队打中超”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与做法,在国家队方面,卡塔尔国家队将跨洲征战欧洲区的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包括今年6、7月间先后征战美洲杯赛、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都应该为中国国家队究竟应该如何“以赛代练”、参加高水平国际比赛树立了一个典范,这里也就不再展开叙述。

  中国足球竞技水平不高,特别是青少年培养体系不健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要完善与健全这样的培养体系,本身需要时间,且最主要是着眼于未来。但着眼于未来并不等于放弃现在。实际上,类似像U22国足参加2021赛季中甲联赛,也是各方反复商讨之后提出的解决办法之一,但凡还能有更好的办法,或许早就为中国足球所尝试了。而且,面对U22国足征战中甲的问题,中国足协在商讨过程中也不是不清楚它所可能带来的其他不利影响。但任何事务都是利弊并存,各方提出反对意见时,也更多地只是罗列了此举的一系列“弊”,但对于其中之“利”,则几乎无人谈及。

  这就好比当初足协决定01年龄段U19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赛前,各方几乎都持反对意见。但是,从实际的执行效果,特别是站在整个亚洲层面与角度来看,受到疫情的影响,亚足联宣布取消了2020年亚洲U19青年锦标赛,中国国青队原本没有资格参赛,这使得国青队原本失去了这样一次机会。疫情下,亚洲同年龄段队伍几乎都没有参加过什么国际比赛,仅有个别球队在国内组织了集训。可相比而言,中国U19国青队虽然起点较低,但通过过去一年的五次较长时间的集训,加上中乙联赛,整个队伍还是有不小进步的,而且因为亚青赛的取消,国青队至少没有被亚洲同龄对手甩开

  如今,中国U22国足将参加U23亚洲杯预选赛,一旦预选赛无法出线,各个方面恐怕都不会“放过”中国足协,各种炮轰、质疑之声肯定不绝于耳,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但是,想要出线,就必须要有所行动,按部就班的话很容易预见未来之结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有所动作”总比“无所作为”要强。当然,在如何让U22球队征战中甲联赛的问题上,诸多细节也依然还在研究之中。

  譬如,像韩佳奇、温家宝等这样在各自中超、中甲联赛中已经确保主力或主力替补位置的球员,则U22国足肯定不会召入队中征战中甲联赛。因为在安排U22国足征战中甲联赛的问题上,三级职业联赛实施的“U23或U21政策”不会因此取消,但在报名人数上肯定会有所放宽。也就是说,安排U22国足参加中甲,不会影响到各中超球队自身使用U23球员。如果球队的教练组在赛季开始之前承诺将会启用99年龄段球员,但联赛开始之后实际并未启用,则这名球员会以租借的方式加盟U22国足征战中甲。

  再譬如,像国青队已经提出今年征战中乙联赛时希望“真刀真枪”地参赛,而且希望参与到升降级中。U22国足征战中甲有可能也采用同样的办法,目的就是让球队、球员有更多、更大的压力,从而真正确保比赛的质量与参赛的效果。

文章底部电脑广告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文章